学界新闻 武大同济等高校学报被踢出C刊核心版因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0-30 22:58

  1月15日,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公示《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和收录集刊(2017-2018)目录》。

  根据这一目录,一批高校学报被“踢”出了C刊“核心版”,不得不沦为“扩展版期刊”。这批被“踢”的学报,包括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华东理工大学学报等。

  “四年前我就预感到同济学报将被剔出CSSCI目录,因为我们坚持不参与影响因子造假勾当。我好像一直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现在我只是要感谢编辑部同仁对我的坚持的理解,此外无他!”同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同济大学学报主编孙周兴在看到公示信息后第一时间表态。而武汉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已经于1月17日刊发致读者信,信中直陈,“目前的学术评价与期刊评价体制对于人文科学是严重不公平的,但我们又无法摆脱这种体制,这既是我们办刊人的悲哀,也是中国学术界的悲哀。”

  据悉,CSSCI是1998年由南京大学评价中心受教育部委托开发研制的引文数据库,用来检索中文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论文收录和被引用情况。对高校来说,作为评价标尺的C刊,是学科排名的重要依据之一。而人文社科学者的职称晋升,也和C刊论文发现密切相关。

  根据最新的公示,C刊核心版刊物共554种,而扩展版期刊目录为200种。有学界人士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就高校学报看来,这次就出现了“6增6调”的情况。增加到C刊核心板的有

  “哪怕是外行人,别的啥都不说,只有看看这份增调名单,想必就可以理解一些办刊人士的愤怒。”有学者在接受采访时如此表示。

  “大学学报,不能为学术添乱。”在得知同济大学学报被“踢”出CSSCI核心版后,孙周兴表示,尊重这一结果,但即便如此,也绝不参加影响因子造假勾当。事实上,早在2013年,他在担任同济学报主编并发表新春致辞时,就专门“抨击”过学报体制内腐败的现象。“为了提高刊物的影响因子,眼下一些地方的一些学报居然串通起来相互引用,或者干脆要求作者本人安排引用,实在无耻至极。当时我的说法是:拜托了!我们的学术已经够乱的了,作为学术阵地的大学学报就不要乱中添乱了。”

  关于大学学报应该怎么办,孙周兴也专门撰文提到自己的设想和主张。“大学学报应该怎么办?我的基本想法是:我们不需要多至千种以上的基本类同的大学文科学报,我们需要的是一些特色化的、具有真正专业学术品质的大学学报,量不在多,几百种即可;我们尤其不需要那些专门为我们可怜的研究生们提供收费论文服务的文科学报,认为那纯属浪费森林资源,更是毒害青年和祸害学术的骗局。”

  昨天接受记者采访时,孙周兴证实,诸如要求期刊间互相引用、要求作者本人引用,用这种方式来提高期刊影响因子,“我们坚持不这么搞,所以我们出局。”

  在谈到被“踢”出C刊核心版的原因时,武汉大学学报在致读者信中提到,“根据南京大学CSSCI评价中心的规则,本次C刊目录的数据基础是2013-2015年敝刊所发表文章的被引成绩。”而由于这份刊物是全国高校系统中唯一一本只发表人文科学,即传统文史哲三大学科稿件的期刊,而传统文史哲三科的学者在发表论文时不太习惯像法学、经济学、管理学等社会科学学者那样引用期刊论文,所以导致该期刊的被引成绩一直不理想。武汉大学学报认为,这是此次刊物被“踢”出核心版的重要原因。

  谈及未来打算时,武汉大学学报表示,从2016年1月开始已经开始调整稿件的学科结构,增加了部分影响因子高的政治学、社会学类稿件。

  目前,武汉大学学报已在刊物介绍中,将自己更新为CSSCI扩展版。发表致读者信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如果投稿人“介意”这份期刊更新后的级别,不愿意将论文在这份期刊刊发,该刊物将接受论文作者提出的退稿要求。